せ┏巴黎铁塔下的承诺┐♐

沉迷于老九门中的八爷无法自拔,会陆续更新各种文,图,喜欢的点个关注呗,宝宝灰很开心滴😜

关于南瓜太太的脑洞(九门f4)

@区区南瓜 嗯哼~
注明:“完全是南瓜太太的脑洞,本人只是搬运工”

长沙城里开始流行组建乐队,佛爷表示:我们长沙九门F4怎么可以错过?
于是乎……
张启山逼着二月红,齐铁嘴和张日山和自己组成四人乐队,名曰:“长沙九门酒窝F4”(齐铁嘴:我内心是拒绝的,听到这个名字后,更不想加入了,奈何佛爷拿枪逼我……  二月红:佛爷,你起这名字……不忍吐槽  张日山:八爷你看,佛爷这名字起的多好!  齐铁嘴:吓!)

国不可一日无君,张启山决定要在四人中选一位“领导”,带领四人参加“长沙好声音”,公平起见,四人一致同意投票选举。
佛爷认为主唱领队的多,就选了二月红,二月红觉得还是佛爷有威慑力,投给佛爷一票。
俩人一来一往倒是打了个平手,而齐铁嘴毫不犹豫地投给了张启山,齐铁嘴早就在心里认可了张启山,否则又怎会助他坐上九门之首的位置呢?
最难为的莫过于副官了:不知道到底投给八爷好,还是投给佛爷好。
于是他申请回去考虑考虑。

回去“考虑”(实际上是揪花瓣,不是八爷就重揪)了一晚上,终于决定投票给八爷。
第二天早上去找八爷的时候路遇到一小姑娘,那小姑娘说:“听说每个乐队的队长都是最受小粉丝喜爱的呢!”听到这话,小副官便有了新的打算:还是投佛爷吧……八爷有我爱就好了……
八爷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于是乎副官一个月没有碰齐铁嘴。

投票结束,佛爷荣登队长宝座,“长沙九门酒窝F4”正式出道——佛爷负责舞蹈,二爷负责伴奏和唱曲,八爷负责rap(哈哈哈,不愧为齐铁嘴),副官资历太浅,只能打打杂活,收收礼物什么的。果不其然,佛爷二爷收到一大堆粉丝送的小礼物,齐铁嘴却什么也没有收到。
齐铁嘴找到张日山,有些气馁地问:“为什么没有人喜欢我,没人给我送礼物……”张日山从身后拿出自己准备的礼物,交给齐铁嘴:“八爷~我喜欢你啊!”说着还一脸狐狸似的笑容。“啾~”猝不及防,齐铁嘴就在副官脸上亲了一口,转身便跑。

张日山收起狐狸笑:“那些人的礼物怎么可以给八爷呢~八爷只能收我的礼物……嘿嘿嘿嘿。”

@茗茗茗二 祝……高考顺利~

如此,才是仙人独行(十)

正月十五,齐铁嘴正端着一碗元宵,准备下手开吃,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。
“小八爷小八爷,小九爷在门口,请您出去!”
“知道了!”齐铁嘴只好放下碗筷,向门外走去。
“小解,今日到此可是有急事?”
“八哥哥,明日我就要去国外学习了,今日到此只为与八哥哥道别。”
“什么?你要出国?”“是的,爹爹觉得我需要去国外深造,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了……”
“既然如此……小谢,要不我送你一卦。”“嗯!”
齐铁嘴闭眼掐算起来,半晌终于睁眼:“小解,你这一去,便是十三载,在国外这些年你只管学习,别招惹那些是是非非,归来后便要接手解家,那时会有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等着你解决。”“多谢八哥哥提醒!”齐铁嘴摆摆手:“你我还客气什么,不过一定要切记:别招惹任何人和事。”“小解谨记八哥哥之言。”齐铁嘴点头,便要送他回去。

去解府路上
“八哥哥,明天我上火车你会送我么?”
“你猜~”
“啊?”
“哈哈~这么重要的时候,当然要送送啊~”
“八哥哥,我一去那么久,你会不会忘了我啊……”
“说什么呢,怎么忘得掉?”
“那就好……”
“诶,我说你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忧郁啊?平时挺精明的啊?”
“啊?没有没有……我只是害怕……”
“打住,放心,你只是去国外学习,不会出事的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……我想的什么?”
“废话,我齐家以算卦准闻名……行了行了,不说了,你还得赶快回去收拾东西呢,不是嘛?”
“哦……”解九垂下头嘟囔道:“为什么感觉八哥哥又瞒我什么呢……”
齐铁嘴当然听到了这句话,解九去国外,不出五年解家就会把派去跟随解九的随从全数撤回只留一人保护他,只为了磨砺他。那个时候就是解九最危险的的时候,他一定会很郁闷,不经意间便会招惹国外的人……这是无法避免的,算到说出不一定能改变的了……齐铁嘴自然是明白的。齐铁嘴之所以那样说,是他已有新的打算。这是后话,暂不言表。
却说俩人就这样一路聊着到了解府。
解九拱手作揖道:“多谢八哥哥今日一卦,明日再见。”齐铁嘴回礼:“回见!”
解府大门缓缓合上,齐铁嘴按原路返回。

解府内
小厮:“小九爷,为什么不让小八爷进来?”
“阿强,八哥哥闭关半年,性情变得冷淡起来,过年时对二爷都有些敌意,莫非你没发现他眼中的笑意淡了不少么……”
“这么一说,好像还真是这样。”
“我终于懂得八爷那日说的要锻炼八哥哥是什么意思了……”
“小九爷,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齐家盘口多年来小而不倒不仅是因为齐家卖货的规矩和奇准的卦象,更为重要的是齐家待客之道:无论来者是谁,来意为何,一概以笑容面对,话语也极为谦虚谨慎,算出的卦从来是说半句,藏半句,不可能真正道破天机。”解九走到桌边,端起茶碗,轻轻抿一小口,接着说,“八哥哥从出生就爱笑,笑得天然无公害,自然是不用教,但却藏不住心里的事,所有的心情全都表现在脸上,齐家算卦对着无疑是不允许的,八哥哥闭关半年,八爷估计是对其用了不少方法让他学会齐家的规矩。”
“这齐家……有点可怕……小八爷才六岁不到啊……”
“是啊,若不是留有一手,齐家世代文人,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看起来又文文弱弱的,怎么能在九门立足呢?我和二哥又何尝不是这样,九门中人活的当然比世人累。”
“也是……”
“行了,今天我给你说的,不准给任何人提起,如果敢说出去,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,去收拾收拾,明天就走!”
“是!”

第二天一早,天还没亮解九就出发了。
解九本想着这么早,齐铁嘴一定起不来,送不了自己,却不想齐铁嘴早就在车站等着了。
“八哥哥!?”解九又惊又喜,冲过去抱住了比自己高半个头的齐铁嘴。
抱了很长时间,解九才肯松手,抬头看看齐铁嘴:“八哥哥,我要走了,你一定要多保重啊!”
“不着急,再等等。”
“等?等什么?”
齐铁嘴转身用手指指身后那条小路,解九顺着齐铁嘴的手指望去,吴狗领着一条小白狗向解九慢吞吞的走来,脸上依然挂着笑容:“小九你可以的,要出国也不给我说说,是不是不希望我送你啊?”
“五哥哥!”解九还没缓过来,“八哥哥,这……”
“是我告诉他的,我们仨从小一起长大,岂有不告诉他的道理?”
“五哥哥……我以为你不会来送我的……就没有告诉你……”
“好了,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车快开走了,你上去吧~”
解九转头看看发动了的火车:“哥哥们……小九……告辞!”说罢急忙转身上车,不想让吴狗和齐铁嘴看到已经流下的眼泪。
“哐嗤哐嗤……”火车慢慢开向东方。

“小八……我有个问题,不知道能不能问问。”
“五哥大概是想问我过年前闭关的那半年到底做了些什么吧……”
“是。”
“去你家慢慢说。”
“好。”

五二零一三一四

跟风来一波糖~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齐铁嘴在大街上晃荡着,想买本书回家看,可容易找到一书摊上摆着自己想要的书,却感到被身后一人环抱着。齐铁嘴愣了一下,便开始挣脱,挣扎了一会没有挣脱出来,就要喊耍流氓,又感觉身后的人很熟悉,便转头瞧一眼。
“妈呀!”
“八爷,认错人了~”
“不是,呆瓜,你这是干什么,这么多人看着呢……”
齐铁嘴说着望了望四周,看见周围的人都用鄙夷的眼神望着自己和副官,便拍了拍副官的手:“呆瓜,有什么事咱回家慢慢说,你这……让人家瞧见了影响多不好……”
副官靠近齐铁嘴的耳朵:“更过分的你又不是没见过~”
齐铁嘴羞红了脸:“我说呆瓜,你今天怎么不对劲啊……是不是吃错药了,等会我把这书买了,咱回家,您再慢慢发病好不好……这……不合适……”
“有什么不合适~”说这话时张日山的嘴角还微微上扬,狐狸似的,得亏齐铁嘴背对着他,没有看到这笑容,不然……指不定会在大街上发生什么事情~
“你……”齐铁嘴气结,脸憋的通红。
“好啦好啦,一切听八爷的~”张日山终于肯松开环着齐铁嘴腰的手。
“老板,这本书我要了,帮我包起来。”“好嘞,爷稍等……三个铜板……”“多谢老板……这是书钱。”“好嘞,爷,慢走。”
齐铁嘴被张日山十指紧扣拉回了家,引来无数回头率,那书摊本里齐铁嘴家不远,却让齐铁嘴觉得走了十几里路……
“呼……终于回到家了……你说说你这呆瓜,大庭广众之下的,抱我干什么……”齐铁嘴放下书,望着张日山。
“八爷,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……”
“什么……什么日子?”齐铁嘴有点愣,“不是什么日子呀?你生日?不对呀,前些天不是才过完你的生日吗?”
“再想想~”
“我说你这呆瓜是不是脑子烧糊涂了呀……”齐铁嘴转身准备去沏茶,“渴死我了……”
张日山一把拉住齐铁嘴的胳膊,往回一拽,齐铁嘴整个人就躺在了张日山的臂膀里。
“呆瓜……你到底想干啥……”
“桓儿,今天是五月二十号呀……你猜猜我想干啥……”
“五月二十?五月二十怎么了?”齐铁嘴一直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,“不是,呆瓜你先把我放下,有什么事慢慢说,不要急嘛。”
张日山稍微一蹲,另一只手抱起齐铁嘴的腿,把齐铁嘴公主抱起,便熟门熟路的向内屋走去。
齐铁嘴慌了:“大哥大哥大哥大哥,你把我放下,别叫小满看见了……”
“你这么喊小满不看见才奇怪呢……”齐铁嘴赶紧用一只手捂住嘴,另一只手环紧了张日山的脖子,张日山满意地抽了抽嘴角。
进了内屋,张日山便将齐铁嘴放在床上,给他脱鞋,齐铁嘴有点心累,猜到一会会发生什么事便也不挣扎了(挣扎有用么……)齐铁嘴常年穿着布鞋,也是好脱,不一会张日山便爬上了床,两手放在齐铁嘴头的两边,支撑着上半身,双腿跨在齐铁嘴腿两旁,支撑着下半身,含情脉脉地望着齐铁嘴(咳咳,说是含情脉脉还不如说是满眼欲望……)。齐铁嘴虽说猜到是这结果,却还是把胭脂粉泼了满脸,臊得脸颊发烫。他伸手推了推张日山:“咳咳,呆瓜,内个……”话说了半截,嘴就被填满了“唔……张……”“别说话,享受就好……”唇瓣交织着……张日山吻着,舌一点一点深入慢慢撬开了齐铁嘴的牙齿,两舌也缠绕在一起,津液从齐铁嘴嘴角流出……
齐铁嘴快喘不过气了,张日山才肯放过他,看着齐铁嘴大口喘气的模样,张日山嘴角一抽:“桓儿~五月二十,520我爱你呀~我会爱你一生一世~不,永生永世~”

宝宝没有半路抛车,只是害怕乐乎通不过……咳咳,车马上开到……

是时候展示一下我的屏保了~

讲真,我的墙头不多

也就只有all八了……

如此,才是仙人独行【九】

叙述了那么久,来发甜的……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过年了……
吴狗和解九一起到齐府找齐铁嘴,打算一起出去买炮,齐铁嘴早早在门口等着他俩,没一会,三人就凑到了一起。
“小八,我们今天要不要去找二哥?”
“二哥这几日也该不忙了,去找!”
“八哥哥,我们先去买炮然后,再去二哥家直接去那玩,好不好。”
“嘿!我说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怎么了,啥都要问我?”
“……”
齐铁嘴见俩人都不搭话,只好打圆场:“得得得,听我的,听我的啊!行了吧!先买炮!”
吴狗和解九嘿嘿一笑,吴狗先发话了:“行了行了,别墨迹了,再磨叽就没时间玩了!”
“是啊是啊,八哥哥,我们走吧。”
“走!”三个小朋友手牵手一起走,引来无数回头率。
“五哥……这些人……干嘛要看我们?”
“别管他们,我们走我们的。”三人接着走向商铺。
“欢迎,哟!这不是小五爷嘛!过年了,买炮嘛?”
“四个窜天猴,两条鞭炮,两盒燃炮。”
“好嘞!您的炮……”
“这些银子,不用找了!”
“谢谢小五爷!慢走!”
“嗯!”
门口齐铁嘴正在和解九比身高“小谢!你看我就是比你高!”
“你别踮脚,好好比!”
“不踮脚我也比你高,看!”
“明明是我比你高……”
“……”吴狗见此情景,一阵无语……
齐铁嘴看见吴狗出来了,就跑过去接炮,解九也帮忙去拿炮。三人一个扛着鞭炮,一个抱着窜天猴,一个揣着燃炮走向红府。

过年各家各户都张灯结彩,好不热闹,红府也不例外,大门口挂着俩红灯笼,望着喜庆极了。门口的小厮见到吴狗齐铁嘴和解九来了,急忙开门,让几位进去。二月红在里面腾明日收礼的房间,听见是这三个活宝来了,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就出来了:“小五,小八,小九,你们来了!”
“嗯!二哥,你教的戏我可是天天都在唱呀!”
“哦?唱来我听听。”
“好!”
一曲毕,吴狗和解九都忍不住一个劲地鼓掌,二月红点点头:“小八,你这水平都可以上戏台子了!”
“多谢二哥夸奖,今日我们来,是为了和二哥一起放炮的。”
“好呀好呀!自从接管红府以来,我可是好几年没有放炮了呢!”
“那我们吃过饭一起放吧!”
“嗯!”
晚饭是齐铁嘴最爱吃的莲藕炖猪蹄,吃得齐铁嘴满嘴流油。
“走小谢,去放炮!”
“好。”
“小八,你怎么不叫我和你五哥呀?”
“嘿嘿!你俩?玩燃炮吗?”
“emmmmmmmmm,算了,你们先去玩吧。”
“哈哈哈,好!”
“怎么这么机灵……”
“二哥,你才知道小八机灵?”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“好啦好啦,我们去放鞭炮,吓吓他!”
“好!哈哈哈!”
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……
“啊——别离我这么近——”
“哈哈哈,小八你胆子太小了吧!”
“八哥哥,你咋了,这么激动?”
“我……你们都欺负我!”齐铁嘴嘟起了嘴,可爱极了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二月红看见齐铁嘴这个样子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“哈哈哈”谢九和吴狗也笑了,最后齐铁嘴自己也憋不住放声大笑起来“哈哈哈哈——”
大年三十就在这欢声笑语中度过了……

五十粉点梗(我在你身边)

    佛爷结婚了……
    那个曾经与自己婉语温存的男人,竟然被自己硬生生地推给了那个来自于北平的,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丫头片子……
    齐铁嘴依然是那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从不真正表现自己的想法。嘴里还说这那些口是心非的话:“佛爷,恭喜呀!去了一趟北平,就带回来一位嫂子!老八提前祝你新婚快乐,夫妻和睦,早生贵子!”接着便是招牌式的讨好笑容。
    张启山慢慢凑到齐铁嘴耳边:“老八,是我对不起你,下辈子,我一定还你!”齐铁嘴一声轻笑:“路是我自己选的,嫂子也是我推给你的,与你何干?”“……”张启山似乎觉得这句话说的没毛病,转头对着左手搭着的副官说:“替我照顾好老八。”“那是自然,我是不会像你一样的……”张副官说这话时似乎有一丝轻蔑的语气。张启山吓了一跳,还没反应过来,副官就接着说:“佛爷,春宵一刻值千金,别误了时辰。”说着,看了一眼齐铁嘴,两人有默契地点点头,“快去吧,佛爷。”说着就把张启山推到了前面。张启山懵了,但也管不了这么多,于是借推力,走进了新房,与他的“新”媳妇上了床。
    齐铁嘴放下卷了一脖子的围巾,拍拍身上,转头对副官说:“日山,刚才都没喝好,走今天咱们不醉不归!”“八爷……”张日山想阻止,但齐铁嘴却像什么也没听见似的,拉着张日山就往楼下走。
    齐铁嘴心里郁闷,不想在张府喝酒,于是拉着张日山走向了附近的一家小酒馆。
    “自从那个火车来长沙,就没消停过,今天咱们好好放松放松。”齐铁嘴一屁股坐在包间里的板凳上。张日山也不回话,张日山坐到了齐铁嘴对面的板凳上。齐铁嘴见张日山没动静,便叫来了店小二,要了一坛酒几碟小菜。
    一时无语……
    不一会,酒菜就已上齐。
    齐铁嘴率先下手,到了满满一杯酒:“呆瓜,我先干为敬,你随意。”说完便一口咽下那杯酒。“八爷!”张日山从没见过齐铁嘴这样喝酒,也是吓了一跳,跳起来转到齐铁嘴面前,“八爷,你这是干什么,酒不是这么喝的。”齐铁嘴呵呵一笑:“那你说,应该怎么喝?”“……”张日山一时语塞,今天这种事情,搁谁都不可能真正放下的,面前这个人,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,实际上比谁都真性情,即使自己几乎帮不上什么忙也愿意跟着那人下墓……张日山想到这里,就心疼八爷。“行了,坐下吧,你也喝。”齐铁嘴招呼张日山坐下,“喝不死人,放心。”“可是,八爷……”“可是什么可是,来,干干干干。”齐铁嘴把酒杯递给张日山,甩甩手。张日山看着自己杯中不到半杯的酒,疑惑地望着齐铁嘴。“看什么看,喝呀,还要爷爷我给你灌呀!”张日山拗不过齐铁嘴,也只好吞下那一杯八爷亲自倒给自己的酒,一时觉得这杯酒十分苦涩,再不愿意喝下一杯。
    张日山只好看着齐铁嘴一杯接一杯地往自己嘴里灌酒,不说话,也不吃菜。
    “八爷,咱们还是回去吧。”齐铁嘴又好似没听见,只管一味地喝酒,没一会,一壶酒就喝完了,齐铁嘴拿起酒壶却倒不下来,便放下酒壶,起身去拿酒坛。张日山一把抓住齐铁嘴:“哥!你别喝了!”“副官,你还是去伺候你家佛爷吧,爷爷我现在只想喝酒,你今日若要拦我,今后就都别再见了。”“哥,你醉了。”张日山有点害怕,八爷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过话,便要拉着齐铁嘴往酒楼外走。齐铁嘴是真的生气了,挣脱出来,对着张日山吼道:“你滚!你们张家人都这样!”张日山感觉特别委屈,但又害怕自己继续待下去齐铁嘴真的会不理自己,只好低着头,走出包间关上门,叹了一口气,就付了钱走出了酒楼。
    张日山站在店门口,一阵凉风吹来,忍不住打了个寒碜,心里盘算着谁能来劝劝八爷:佛爷这时候应该是在与嫂子尽鱼水之欢,二爷今日没来是因为害怕想起夫人,九爷最近去了日本,那能够救哥的只有五爷了,我这就去找五爷!
    吴狗和张日山来到酒楼的时候,看到包间里一片狼藉,一筷子都没动的菜被齐铁嘴摔在地上,盘子碎了一地,齐铁嘴趴在桌子上,却还在灌酒。张日山见此情景,转身抓来一小二就逼问:“这怎么了,说!”小二被吓的不轻,扑通一下跪在地上:“爷爷饶命,刚才小的听到盘子碎的声音,就上来看怎么了,刚进门就看见这位爷一边喝酒一边念叨什么‘张日山你这个狗日的,让你走就走了’,然后他就要拉着我喝酒,小的陪他喝了两杯后就走了,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……”张日山一把提起小二:“你TM的不会挑重点说嘛?说不知道就行了,还啰嗦这么一大堆,滚吧!”这小二也真是胆小,还没站稳就转身连滚带爬地跑了。吴狗看着齐铁嘴这个鬼样子,不禁想起老八爷走的时候,齐铁嘴喝得大醉淋酊,那是齐铁嘴第一次喝酒。吴狗忍不住骂道:“张启山他算个什么东西,值得小八这样……”齐铁嘴好像是听见了这句话,微微抬头,看着吴狗又是没心没肺的一笑:“五哥?你也来陪我喝酒了?”“小八,我们回去吧。”齐铁嘴又低下头,再次咽下一口酒:“五哥也是来劝我的,那请回吧。”“哥!你够了!”张日山终于看不下去了,“张启山他有什么好?不过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罢了,你还有我呢!”齐铁嘴像是听到了想听的,激动的想要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浑身没力气,差点倒下去,吴狗赶紧接住齐铁嘴,却不想齐铁嘴就这么睡过去了……
    张日山接过齐铁嘴,对着吴狗说:“今日多谢五爷了,八爷我会照顾的,您早些回去歇息吧。”“那好,我先告辞了。”吴狗一拱手,退出了房。
    张日山把齐铁嘴背起歪过头,在齐铁嘴耳边轻轻地说:“我会一直在你身边……一直在……”